首頁 >正文

舞美設計大家周本義逝世,“我們這代人都是‘傻瓜’,重諾守信,無怨無悔”

作者:諸葛漪,端木復 來源:上觀新聞2021年06月07日

上海戲劇學院教授、舞臺美術設計家周本義,6月5日在上海徐匯區中心醫院逝世,享年90歲。周本義創作涉及歌劇、舞劇、音樂劇、京劇、昆劇、越劇、滬劇、淮劇、滑稽戲、黃梅戲、歌仔戲、木偶戲、兒童劇、評劇、滇劇、錫劇、川劇、桂劇、甬劇等劇種,5次獲得文華舞美獎,多次獲得中國戲劇節優秀舞美設計獎和全國歌劇、音樂劇舞美大獎。

觀眾們不熟悉周本義的模樣,卻看過他的作品。2018年,上海話劇經典之作《于無聲處》參演第20屆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劇組請回了當年的舞美設計周本義。《于無聲處》在美琪大戲院復演首場謝幕,導演蘇樂慈介紹藏在觀眾中的周本義與當年歐陽平扮演者張孝中。掌聲如雷,觀眾左顧右盼找人,許久才發現他們沒有坐在正對舞臺的黃金位,而是坐在走道旁的座位。老藝術家羞澀地笑,站起揮揮手而后迅速坐下。

“我們這代人是在紅旗下成長起來的,1955年我和朱踐耳、瞿維等唱著《歌唱祖國》一起前去蘇聯留學。當時的中央領導同志都曾親切地勉勵我們,要好好學習,學成報效國家。我們沒有辜負祖國的期望。”周本義1954年從上海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畢業后留校任教,1955年至1960年赴蘇聯列寧格勒列賓美術學院油畫系深造。剛到列賓美術學院學習時,他由于基本功太差,第一學期素描不及格,但他毫不氣餒,刻苦努力,最終學有所成。從列賓美術學院畢業后,周本義重回上戲繼續任教至退休。退休后,周本義在位于延安西路離上戲不遠的一樓畫室致力創作,這里簡樸但很寬敞,里面擺滿油畫和國畫。為了堅守舞臺,周本義放棄了出國定居的機會。他笑稱,他們這一代人都是“傻瓜”,重諾守信,無怨無悔。

2005年12月上海戲劇學院院慶60周年,在上戲工作了一輩子的周本義在學院圖書館底樓大廳推出舞臺設計作品展覽。在《解放日報》長篇專訪《一輩子的承諾——記上海戲劇學院舞美系教授周本義》中,周本義談及老院長熊佛西希望他“活著就不要離開舞臺藝術”,為了這個承諾,周本義婉言謝絕去滬上一家大學的美術學院當院長,被人說是“傻瓜”。

專訪中,周本義提起了一個動人的小故事:1960年國慶節,這群剛剛從蘇聯畢業回國的留學生們約定,40年后在首都重新相聚。2000年國慶節周本義專程趕赴北京40年之約,讓他感動的是一位綽號叫“冒汗”的山東同學,為了祖國國防事業,默默無聞地干了一輩子,再次相見已經是白發滿頭。

周本義的創作生涯也因時代原因經歷過高低起伏。他曾對《解放日報》記者感慨,人的一生總會遇到種種不公平,有人為他打抱不平,有人批評他太軟弱,但他認為,只要自己有理想、有目標,有追求,就別太在意個人的得失,“經歷是財富,樂趣是境界,舞臺藝術的獨特魅力是其他藝術所不能取代的。在舞臺美術的設計過程中,偶有所悟,我就會興奮不已。”

周本義留蘇時的學生證

周本義教導學生既要“西望”還要“東張”,他喜歡戲曲里“一桌二椅”,可表現萬里江山,還有“以鞭代馬”“以槳代舟”“張布為城”等一系列既虛擬又藝術化的處理方式。在寧波甬劇《典妻》中,周本義首次把真水直接用于舞臺演出。舞臺上出現濕濕的青石板,嘩嘩的溪水聲,山影、薄霧、茅屋、小橋,主人公春寶娘在溪邊搗洗衣裳。這源于他到柔石故鄉采風從鄉村的景色中體會到地域的特點。在白先勇編劇、胡偉民導演話劇《游園驚夢》中,周本義設置一片綠茵,象征女主人公的犯規之地,也是她夢系魂牽之所在。在哈爾濱話劇院《蛾》中,周本義將碎布條拼成“河流”,“簡潔的舞美似乎置女人的命運于急流漩渦中。”他還將“把玩風鈴”作為貫穿黃梅戲《孔雀東南飛》的構思。

“舞臺藝術有自己的創作規律,離開了對全劇準確的認知和構架,舞美也不可能有更多新意。現在一講好看就只知道舞美,舞美決定不了綜合藝術的全局命運。”周本義曾對《解放日報》記者表示,當下大量作品不講劇種個性、劇目特點,在臺上一味搞包裝,出花頭,這種用舞美堆砌出來、硬貼上去的東西不僅不美,反而沖淡了藝術本體的魅力。舞臺創作不能“買櫝還珠”,以形式來掩蓋人物,掩蓋表演,掩蓋內容;只有擺脫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態,才可能將舞臺藝術魅力發揮到極致,不用錢“堆”,照樣能出好戲。

【責任編輯:李丹萍】
向日葵视频app-向日葵app下载安装草莓-向日葵色板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