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頻道 >冰點 >正文

阿姨們的反擊——泉城金融衛士宣傳團的故事

作者:王景爍 來源: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年07月27日

趙銀光(左二)帶團友排練。

淑梅、友娟、樹芳、雪紅們走上了“復仇”之路。

她們甚至沒有足夠強健的體魄,但依然決定對強大的對手宣戰。

在山東濟南,一群平均年齡63歲的女性組成了一支戰隊,公開宣傳“防范非法集資和金融詐騙”。從最初的十幾人到如今的150余人,這支硬核女團的不少成員都曾受過“被騙的傷”。

“騙子騙了我,我不能讓老姐妹也受騙。”團長趙銀光說著地道的山東方言,“我要斬斷騙子公司的路,叫他們沒飯吃。”

她知道,勸老人同齡人比子女管用。

4年前,趙銀光牽頭,“泉城金融衛士志愿者宣傳團(以下簡稱‘宣傳團’)”成立了。阿姨們穿上鮮亮的演出服,去廣場、社區、公園表演,她們唱歌跳舞,敲鑼打鼓,把受騙經歷和防騙指南寫成情景劇或山東快書。

國務院批準成立的處置非法集資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曾公開透露,2020年,全國共查處非法集資案件7500余起。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發布“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審判白皮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該院及轄區內審理的相關刑事案件里,85%的涉案集資參與人是60歲以上的離退休人員。

趙銀光80歲了,兩位宣傳團副團長分別是75歲和71歲。團里的女性是妻子、母親、祖母或外祖母,有人已經是“四世同堂”的曾祖輩。原本,她們的生活被“看病、帶孫、做飯、伺候老伴兒”填滿,如今,她們有了新的使命。

1

不久前的一天,趙銀光正在為登臺演出做準備。

她掏出化妝包,里面有腮紅、粉底、口紅、針線包和一瓶速效救心丸。

團里幾乎每一只坤包都能翻出藥來,對抗“非法集資”“金融詐騙”的時候,阿姨們還要對抗白內障、高血壓、糖尿病和骨關節病等。

準備上臺的趙銀光。

她們曾經傷得很重,被騙幾萬元、幾十萬元、上百萬元。這些傷痕,被她們化成了寓言:“聽說公司來集資,利率銀行翻幾番,大媽一算真喜歡,結果沒等三個月,公司關門人走散,各位守好辛苦錢。”

每場演出,趙銀光先講自己的故事,眼睛瞄著觀眾的表情。當她說被騙104萬元時,觀眾席常常“哎呀”聲一片。

有一回,趙銀光講完,有老人問“這是真事嗎?”她回答,“你可以去查銀行流水和報案記錄”。

故事能在臺面上剖開了講,不代表能在家里面放開了說。

趙銀光從沒和家人細說過被騙錢的事。她至今記得,4年前,自己退休16年了,在濟南市老年人大學報了舞蹈班,還擔任同學聯誼會會長。一家資產管理公司進了校園,不時到禮堂做講座,拉著老人嘮家常。

一次老年人大學的活動中,這家公司還和濟南市地方金融局的人“撞”在了一起。金融穩定處處長耿浩負責防范非法集資的宣傳,他先上臺,講了40多分鐘,被老人們急著“歡送”下臺——大家都等著那家公司上場。

年輕的經理介紹,公司主打的理財產品,每季度最多能有14%的返利。經理還自稱,集團公司投資過《人民的名義》,得到發改委專家的認可。一起上臺介紹的,還有“律師”和“銀行員工”。

包括趙銀光在內,不少老人現場登記了信息。后來,他們被這家公司送過紅薯、礦泉水、洗衣粉、暖水袋、牙膏……趙銀光上下樓,公司的年輕人沖上去架著她,每次活動都有新鮮的水果吃,“真比俺親閨女都親”。

他們跟著這家公司去過“毛主席到過”的珍珠泉禮堂,還在山東大廈登臺表演,學過壽司制作,看過油菜花。中午吃農家菜,桌上擺著魷魚和其他海魚。

“咱能不相信嗎?太相信了。”趙銀光是老黨員,被騙子一連串“國家”“政府”的大詞唬住,5萬元、三四十萬元、六七十萬元,她一次次交了錢。因為數額大,有人開車帶POS機去她家門口,讓她鉆進車里刷銀行卡。

宣傳團副團長王雪紅是被一句“支持國家金融發展,實現個人企業雙贏”騙到的。有一次她從那家公司樓里出來,正好碰到女兒。女兒問她干什么,她扯了句,“老年大學在里邊排練”。

另一位副團長田友娟本來只有存折,每次“公司活動”前去銀行取錢,提著裝有幾萬元現金的布袋子。她跟著這家公司辦了人生中第一張銀行卡。

剛把錢轉出去的時候,阿姨們每個月都等著利息到賬的信息提醒,捧著手機偷樂,“美滋滋的”。后來,別說利息,連本金也要不回來了。

她們到處維權,折騰了半個月,聽說那家公司的資金鏈斷了,熟悉的地方人去樓空。

2

“學好宣傳手冊,不看不知道,一看就明了。”阿姨們對著圍觀的人群講。

站在社區禮堂的講臺上,她們強調自己總結的“五招”:學金融知識、存風險意識、克服貪欲心、有錢存銀行、遠離相關項目,“招招都好使,一招就管用。”

“存風險意識”還分“三看”“三思”“三不要”。阿姨們斬釘截鐵地說,甜言蜜語是別有用心,小恩小惠等同于誘餌,講座、參觀和旅游背后是騙局,至于高額回報那更是陷阱。“天上不會掉餡餅,餡餅下面是陷阱,你去見餡餅,定會掉陷阱。”

曾經,她們被騙后沒法原諒自己。聽說錢要不回來,趙銀光腦袋“轟”地一片空白,過馬路差點兒被車撞,被身邊人猛拉了一把。她在屋里偷偷哭,不敢和家人說。

田友娟損失了27萬元,好幾天睡不著,想過自殺,“一輩子算是完了”。她住女兒家,女兒信任她,外孫女的壓歲錢交由她保管,“投沒了真比丟了還難受”。怕耽誤當公務員的女婿,她后來沒敢死,但聽說身邊有“老姐妹”真的結束了生命。

近年來,濟南市地方金融局金融穩定處處長耿浩見過形形色色的受騙者,賣了房子無家可歸的、夫妻離婚的、老人被孩子趕出家門的、患癌無錢治病的……不僅追不回財產損失,他們也解不開自己的心結。

在實際的案例中,那些老人并不是“看上去就好騙”。有人家中有兩位公安人員,有人親屬居省部級職位,有人上世紀就在學校教英文,做了一輩子會計的、退休前是企業干部的……

耿浩和宣傳團交流。

“我怎么就受騙了呢?”趙銀光反復問自己。她曾是輕騎集團分廠廠長,為了推銷摩托車,她在20世紀90年代去過美國、日本,還跟著貨車跑宣傳,坐在副駕座位盯車,“見過挺大世面”。

她是企業管理層唯一的女干部,穿藍白相間的工作服,“和工人一碼兒的藍不一樣”。到了退休的年紀,她被留任5年。她完成過企業兼并,還被派去當另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投資時,她沒和兒女商量,“我掙的錢我支配”。

這些被騙的老人習慣出門坐公交車,除了買菜、交水電費、給孫輩買玩具,幾乎沒什么支出,有人幾十年里穿得最多的就是工作服。隨著城市化進程,一些人還拿到拆遷款。她們喜歡存錢。

在趙銀光損失的104萬元里,有投資股票掙下的第一桶金。30年前,她買入輕騎集團的原始股,后來增漲了6倍。這筆錢里還有她婆婆的拆遷款。

沈小平68歲,7年前“坑”她的公司說,企業有醫藥廠和百畝石榴園,倒不了。她投了錢,母親、姐妹也跟著投了,她最愧疚帶一家子“入伙”。錢要不回來了,她怕90歲的母親受刺激,拿了兩倍的錢還給老人,硬說掙了。

第一次從辦案人員那里聽說自己參與了非法集資,阿姨們都很驚訝。她們總結,“不了解才上了當”。

在濟南市老年大學,趙銀光又一次碰到來講防騙課的耿浩。耿浩說要招宣傳志愿者,趙銀光想,講自己故事比講書本上的案例強多了,“這事兒我能干”。

2017年5月16日,在濟南市地方金融局指導下,宣傳團成立了。趙銀光拉來第一期團員,多是女性,基本都受過騙。

第一回出門發傳單,趙銀光、田友娟和一位團員一大早從家里出發,提著塞滿材料的布兜子,坐1小時公交車趕到郊區集市——那里有熟人辦活動,她們不會被趕走。

頂著大太陽,她們邊發傳單邊吆喝。兩個半小時里,有路人不看她們一眼,有人把她們當騙子。一些發出去的宣傳單被隨手丟棄,她們撿回完整的繼續用。有老人在廣場上拉呱(山東話“聊天”——記者注),她們湊上去插話。

傳單字小,老人眼花不愛看,她們就把內容排成節目。上廣場,打橫幅,拉旗子,敲鑼打鼓。通常趙銀光一吆喝,就有人圍上來看熱鬧。這群老人能唱戲,還能說快板。

趙銀光和她的隊友們恨透了詐騙者的“宣傳手段”,但把這些招數用了起來。她們再清楚不過,非法集資公司送雞蛋、山藥、掛面、旅游給老人,承諾高額利息回報,其實是“琢磨你的本金呢”。于是,除了《防范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宣傳手冊》《給廣大市民的一封信》,她們還往聽眾手里塞印著宣傳語的圍裙、扇子和撲克牌。

3

“阿姨反詐團”在濟南市87個社區掛牌建站。一開始摸不到門路,一位團員去家附近的社區“磨”,總被對方以“太忙”婉拒。次數多了,對方同意試試,幾個月后社區負責人對她感嘆,“原來你們不要錢”。

阿姨們進市中心的老年大學、社區、銀行,也不放過城郊。

她們的演說內容有5分鐘、10分鐘、20分鐘3個版本。團長趙銀光見過一位老人,上午11點,課沒聽完就急著搬凳子回家做飯,她趕緊在舞臺一側朝主講人比個結束的手勢。她們常常在黨課、消防課、養生課后“順帶”上場。

有些地方“容易出問題”,她們就常去。一家銀行的員工透露,附近拆遷,老人剛拿到錢,阿姨們趕緊行動起來。氣溫降至零下七八攝氏度,她們在集市上鋪地毯表演。80歲的趙銀光除夕前一天還到郊區發材料,下雪天,她也和團員去社區談合作。

濟南市殘疾人福利基金會副理事長吳哲記得,有一次,通知30人來聽“阿姨反詐團”的課,活動現場來了130多人。講到被騙經歷,趙銀光看到臺下有聾啞人揮著手,用力點著宣傳冊。她知道,那是“中過招”的人。

阿姨“成團”,最初有十幾個人,現在超過了150人。有老黨員聽完課當場報名的,有退休官員要當志愿者的,團里吹葫蘆絲的老太太拉來同好,能跳廣場舞的阿姨也不少。 

副團長田友娟的丈夫80歲了,創作過快板《上當》、雙簧《嚴防受騙》等4個節目。這位老人被號稱“投資水廠”的項目騙過3萬元。4年前,團員張愛萍家被騙了30萬元,她編了一出《張大媽歷險記》,用“山東琴書”來演繹,一句句教給隊友。沒樂譜,但所有人都學會了。

“公演”時刻到了,阿姨們穿好肉絲短襪,揣著老花鏡,背上裝滿水的保溫杯出發。有人用小車拖上展覽用的支架、演出服、立桿耳麥和山東大鼓。

在這支女團里,成型的節目有近40個。算上沒登臺的,有將近100個,包括旗袍秀、千手觀音、大合唱。她們還和殘疾人一起演《天上不會掉金蛋》,在現場把象征著陷阱的金蛋狠狠砸碎。

趙銀光是濟南人。她上街宣傳遇見朋友,被問“你還能受騙”。有熟人拉著她感嘆,“俺親戚和你一個樣”。

趙銀光過去不好意思提那104萬元的事兒,現在她想通了,“咱是被騙了,不丟人,每演一次,宣傳面大了,人們上當的幾率就小了”。

“宣傳手冊是我們戰斗的武器,是你們防上當的清醒劑、護身符。”團員在演講稿里寫道。

她們把宣傳材料背回家堆好,去免費的公園、寫字樓大廳“蹭”排練場。后來,在濟南市地方金融局的支持下,阿姨們在舜耕路有了一間辦公室,可以穿著亮紅色的團服“朝九晚四”地打卡。

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她們沒法演出,就搞了一場“防非法集資”書畫展,收到1100多幅作品,最大的參展者88歲。

阿姨們還拍短視頻,扮成受騙群眾、金融知識宣傳員或騙子。有人捏著嗓子出演角色,“我就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來錢快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兼營銷主任兼首席推銷員,反正公司就我一人”。有人演小孩,勸老人提高警惕;一位友情支援的男士穿上裙子,鞋上綁朵大紅花,扭著舞步扮受騙大娘。

錄視頻時,田友娟直面鏡頭,對騙子宣戰,露出銀色的假牙。

這支銀發女團時刻關注著國家政策的變化,金融監管新規施行,她們會有針對性地進行討論,還會拎出口號加到劇本里。“要想投資先記牢,看看是否有執照,金融監管手續全不全,多看!”“為了防止來受騙,正規銀行是首選,高額回報來釣魚,不眼饞!”

團員們記得,她們去商場門口演出,幾個老太太聽完后松了口氣,“正準備投錢呢”。有警官請趙銀光勸自己母親去報案,老人不相信兒子,說“別看你小子干公安,我就是愿意投”。

一位老人到銀行轉賬幾十萬元給陌生人,柜員反復確認,老人以為銀行是要拉儲蓄,不耐煩。直到看見阿姨宣傳團送來的小冊子,才意識到差點受騙。團員張愛萍曾被一位老人拉住:“你演的大媽就是俺,前年被騙去一輩子攢的辛苦錢50萬元。”她勸,咱還有退休金,健健康康地一定會越來越好。

最忙的時候,阿姨們一天演兩場。在濟南,有新成立的金融公司想請她們去“站臺”,被直接回絕。

她們得到了“泉城阿姨”的外號,“聽著就刺激”,感覺和“朝陽大媽”不相上下。她們底氣十足,“我們是在陽光下,騙子是在陰暗里”。

阿姨們的反擊取得了很多場勝利。有一次,她們在辦公室附近遇見金融公司發傳單的人,決定去看看。進了門,田友娟走在最后,偷偷拍照。聽完這家公司的理財“大講堂”,阿姨們勸在座其他老人“禮品拿著,錢別投”。去了兩次后,她們向金融穩定處做了舉報,并提交了音視頻證據。那家公司后來搬離,現已被立案調查。

還有一次,聽聞有公司在寫字樓“大爺大娘”地拉人,她們跑到前臺,高聲說要來宣傳。第二次去,她們聽說那些“騙子”已經打包離開了。有團員分管的社區站點,實現了全年居民“零”受騙。

有公司賣養老床位,讓老人存錢每月拿高息;有公司號稱低價賣字畫,升值部分返還老人;有地方先收錢再辦“免費”旅游和體檢;所謂的“某某金融互助社區”說投資是幫人做善事;還有打著“你消費、我報銷”旗號的,其實是拆東墻補西墻。

太痛恨騙子,團員李學學員甚會自己掏錢“臥底”,收集證據。

她們舉報過10多家“有問題”的公司。耿浩記得,阿姨們并不健忘,她們會一直問處理結果,沒進展的話還催他想辦法。

辦公室里,椅子、熱水壺、文件袋、筆,都是阿姨們從家里帶來的。

耿浩支持她們在濟南設立了100塊公益宣傳欄。廣告公司半年維護一次,平時阿姨們自己管,最多一人負責6塊。她們愛惜這些陣地,每逢雨雪天氣后,就背上抹布和拖把,出門檢查。

4

有人算過,這支宣傳團成員的平均年齡是63歲。

成員們努力追趕時代,基本上每人都有智能手機。她們在朋友圈轉發團里的新聞,給好友發為宣傳團拉票的私信。

這并不容易。一位總寫文章的團員,手機標題字號占屏幕的四分之一,加微信好友要花兩三分鐘。表演隊骨干李學珍在宣傳團成立的前幾個月,才在兒子的幫助下開通微信。田友娟接觸智能手機算早的,從小靈通、老人寶換成兒女淘汰的iPhone3、4、6、7,始終落后于最新款四五個版本,目前她還不會上網檢索信息。

趙銀光每次用微信找人,都要沿著對話窗口一個個往下滑。她專門給團員開過會,讓她們把網絡昵稱改成真名。她手機里的應用軟件除了出廠設置的,只有微信、學習強國和一個她不會用的打車軟件。

沒人會用手機軟件點外賣。她們的日常生活是老年化的。群里每天最后一條信息一般也在晚10點以前,演出會早半小時候場,中午必須按時吃飯。

有人拎的布包被磨得起滿線球,有人把花朵樣式的雪紡外套搭肩上當絲巾。不少團員染了黑發,湊近了看,鬢角新發透出白色,皮膚上老年斑遍布。

每次活動結束,趙銀光就在群里發起接龍,讓團員到家報平安。她給每個團員買了人身意外保。。

趙銀光上樓要把扶手,說話久了要扶住額頭。她把辦公室鑰匙包交給更年輕的田友娟保管,鑰匙包邊角破了,田友娟掏出隨身帶的針線縫補。每次開會,幾名骨干戴著老花鏡、抱著厚厚的筆記本寫字,有人已經記完了七八本。

趙銀光有白內障,今年3月做了一只眼睛的手術。術后兩三個小時就瞪著另一只眼睛發微信,處理團里的事。田友娟得過兩次癌癥。最近一次是乳腺癌。手術前一天,她還把書畫展的稿子送到印刷廠,術后一星期就回團報到。她摔骨折過,吊著胳膊出現在演出現場,做后勤。

團員于樹芳帶孫子時磕破了頭,縫完針就回來打卡。李學珍摔斷了腿,剛見好就從城西跑到城東演出。姜淑梅切了大腳骨,想買雙大點兒的鞋早點來活動。取腸息肉的、得盲腸炎的,總有老人因為突發狀況去醫院,過幾天又歸位了。

趙銀光每年打卡270天。急著出門時,就叫老伴兒疊被子。她和團員談工作、排節目,有說不完的話,對著老伴兒,則是早晨問問做飯了沒,晚上問問吃藥了沒。

她們節省,在路上的時候,非緊急情況不打開移動數據功能。但趙銀光和田友娟得開著,加入宣傳團的4年,她們晚上沒關過機。田友娟隨身帶一塊充電寶,她曾患肺炎住過29天院,套餐外的流量花了40多元。

趙銀光和田友娟在等公交車。

5

在團里,阿姨們找到了瑣碎家事外的另一個自己。

來宣傳團之前,她們習慣了接送孫輩、給全家做飯、處理家務。而在上臺前,她們會脫下深色運動鞋,換上修身旗袍,涂上眼影、腮紅、口紅,盤起頭發,描根根分明的假睫毛。

有人坦言,在家基本不換衣服,臉都懶得洗。

張愛萍年輕的時候,送兒子學畫畫、彈電子琴,自己則整日坐在辦公室和算盤打交道。如今在宣傳團,她拍照、寫新聞、給節目做LED背景。偶爾閑暇,才給丈夫包頓餃子凍進冰箱。

于樹芳退休后在老年大學當聲樂班、二胡班班長。她去銀行辦事,碰見發傳單的趙銀光,來了宣傳團。原本她計劃要伺候女兒二胎的月子,就此改了主意。

阿姨們愛穿鮮艷的團服,夏天是紅色的短袖POLO衫,冬天是紅色的面包羽絨服,秋天是玫粉色的沖鋒衣。她們確實紅了,在廣場、劇院里演,對著電視臺的攝像機唱。李學珍去做按摩,被服務員認出來,“你不是電視上的名人嘛”。

好幾人在社區評上了優秀黨員,于樹芳接到參加表彰會的電話時愣了:“我有那么優秀嗎?”

沈小平跳廣場舞5年了。但宣傳團不是公園,“想歇就歇”,她穿著團服,戴著鑲金邊的綬帶,練合唱、發傳單、講課,從家到辦公室要一個半小時,倒3趟公交車,她從沒遲到過。

阿姨們的日常練習,沒有巨大的鏡面或高級的音響,她們刷著馬桶唱,燒著排骨唱,晾著衣物唱。趙銀光讓大家自由表演,把看家的本領展示出來。她常盯著人催節目,“弄不出來不能走”。

阿姨們有股“韌勁兒”。一個道理,別人聽不明白,她們就一直解釋。遇見唱反調的,她們會勇敢駁斥。“防非法集資”宣傳是她們的“事業”。

在她們各自的家中,有老爺子開始學做飯了,有小外孫會說“姥姥打擊非法集資”了。她們的新聞出現在家庭群、兒女的朋友圈。田友娟的手機鎖屏照片是展示榮譽證書的自己。

100多個女人湊一起,不好管,團員也“搶C位”“爭分段”,不如愿的要生悶氣。趙銀光讓她們現場表演,誰好誰上。

她從別的群里學定規矩,總發廣告的踢出群聊。遲到的,第一次口頭批評,第二次站著唱歌,第三次取消團籍。每小組一周排練一次,她專門強調,不能把家里的小孩帶來。

有知名呂劇表演藝術家來參加活動,穿花襯衫擠進統一的團服隊伍合影,被趙銀光請出去。這位藝術家還有一次給節目當評委,和鄰座竊竊私語,下一場就被趙銀光調換了座位。

這位團長還會做榮譽登記本,記下團員的出勤和活動情況,留著年底表彰、發獎狀。

團里僅有的10多個男性成員,都不在“管理崗”。趙銀光有自己的認識——男性受騙后大多沉默,愛在家附近和鄰里下棋。不少人拄著手杖一瘸一拐,耳朵聾,主意還正,跟他們說話“基本靠吼”。

她在老年大學組織活動,發現興致勃勃來參與的男性多是單身,“人家是來找對象的”,她不想惹麻煩。

所有新來的團員,趙銀光都登記了基本信息,留3個月考察。年紀太大她也不要,70歲就是一道坎兒。

管理企業的辦法,被趙銀光拿來用。除了團長、副團長,這個團還有專業的顧問,分宣講團、表演團,下設合唱、葫蘆絲、時裝等小組,都有小組長。

田友娟管考勤,每天在團員名后畫“勾”“叉”。宣傳團里有38個黨員,她們還成立了黨支部。團訓是:“老有所為,無私奉獻,志愿服務,防范詐騙”。

6

在濟南槐蔭公安分局振興街派出所分管負責人謝磊看來,非法集資不到一定金額,構不成犯罪。打擊這一類公司,主要還靠給潛在的“被害人”擺事實、講道理。

濟南市平安銀行舜耕支行是宣傳團的掛牌站之一。行長薛虎說,客戶有存取款自由,如果執意要轉賬,他們只能迂回提醒。要是電子轉賬,人不到銀行來,柜員們想盯也盯不著。

宣傳團第一個掛牌的社區是七東社區,綜合黨委書記、社區居委會主任王美華說,社區里有個老太太,家里堆滿垃圾,工作人員定期上門清理。老人前年被鄰居拉著投資了10萬元,好久沒有收到利息了。社區幫忙找律師一查,公司早被立案調查,可老人毫不知情。兒女遠在他鄉,又不信任社區,這樣的老人不是個例。

在濟南市地方金融局金融穩定處,耿浩的宣傳工作最初總是單兵作戰。后來,全國各地成立了打擊和處置非法集資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但職能分散在10多個部門,要形成合力并非易事,一些人不足夠了解非法集資特點,一起開會的人員也經常變動。

直到阿姨們的宣傳團來了。

濟南鞭指巷社區和宣傳團合作了3年多。在社區黨委書記任梅花的印象里,宣傳團來辦活動,至少一個月有一回。

截至目前,阿姨們的團已組織各類活動400多次,獲獎證書和獎杯塞滿三層的辦公柜——濟南市“三八紅旗集體”、濟南市“最佳志愿服務項目”等,但趙銀光還是最喜歡臺下的掌聲。

宣傳團進社區表演節目。

有外地志愿者來學經驗,交流后表示,“這樣的人不好找”。電話費、交通費、飯錢,阿姨們自己掏,辦活動常常“搭錢”。 趙銀光的老伴兒在新聞里看到“104萬元”這個數字,問她,她說“100多萬是幾個人合起來的”。田友娟和老伴兒一起攢錢,填上了孫女壓歲錢的窟窿。 耿浩說自己變成了“拖后腿”的那個。下雨了,天熱了,他勸阿姨們歇歇,被反駁“跟人家定好了,必須得去”。元宵節,阿姨外出打腰鼓,里面穿一套秋衣褲,外面套一件絲綢服,凍得打哆嗦。一上臺,她們把腳步跺得砰砰響。 今年5月1日,國務院發布的《防范和處置非法集資條例》施行了。山東省建起“金安工程”監測預警系統,用大數據抓取做非法集資廣告的公司。濟南市地方金融局也有了行政處罰權。“也許再有兩三年,她們就可以結束使命了。”耿浩笑著說。 趙銀光80歲了,她在和時間賽跑。想著自己再多干幾年,被騙的人就能少幾個。 和她一樣,很多團員都覺得,上臺的那一刻,才能忘了“受傷的痛”。

【責任編輯:秦珍子】

《密室大逃脫3》收官,寓教于樂又給人溫度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9 13:30:37

九集紀錄片《紅色甘南》正式上映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9 17:13:17

畢業后回校見導師 聊起的困惑比論文還多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5 21:01:21

國潮風起,年輕人把傳統文化穿在身上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4 19:31:02

有特長卻又不夠高水平,未來的路怎么走?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5 21:01:17

“理想與你皆耀眼”,紀錄電影《大學》首映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7-07 12:37:36
向日葵视频app-向日葵app下载安装草莓-向日葵色板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