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頻道 >冰點 >正文

鄭州120經歷的大雨:118臺救護車進水,求助電話猛增,調度員連續工作近30小時

作者:張均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年07月27日


急救人員在接送患者。鄭州市緊急醫療救援中心供圖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張均斌

鄭州這座城市剛剛經受了極端暴雨的沖擊,對此番沖擊的嚴重程度,當地120急救體系感知強烈:7月20日,鄭州城區發生內澇,當天下午到次日凌晨,全市171臺救護車中有118臺因發動機進水等原因“趴窩”。一周后,仍有70多臺因進水嚴重無法工作。

鄭州120指揮調度大廳的電話記錄顯示,7月20日0時至7月22日早8時,共呼入和呼出電話14119次,是日常的三倍。這一時間段,救護車共被派出1619次,接診患者1100人次。這座城市日常24小時派車量是500次左右,接診患者數量是370到400人次。

“從沒見過這么大的雨,看到這雨,我就知道可能要壞事了。”鄭州市緊急醫療救援中心主任喬伍營紅著眼眶說。今年7月16日,由于連日下雨,他組織同事對全市的救護車進行了檢查,并多儲備了防汛物資。這次暴雨還是把他“打懵了”。

他不斷自責:“沒有預料到的地方太多了,準備不充足,沒有把災情考慮得再嚴重點……”

那天,道路嚴重積水,救護車一輛接一輛困在水里。起初,喬伍營還能派越野型戰地救護車去支援,這種車比普通救護車的底盤高,能涉水一米深,因價格高昂等因素,全鄭州只有兩輛。他很快發現沒有車輛可派了。

調度員程珍珍從業近10年,還是第一次遇到無車可派的情況。7月20日18時左右開始,她一直在電話坐席上,直到次日凌晨3時,才去了一次衛生間。起身時,因為腰疼,她差點又坐在椅子上。

這組調度員連續工作了近30個小時,“電話實在太多了,大家都不敢休息”,喬伍營說,有人稱120是生命的“擺渡者”,擺渡者首先要珍惜時間。

鄭州120指揮調度大廳里共有60條電話呼入線路,同時可以讓60個撥打120的用戶進入系統排隊。7月20日傍晚,這里直接感受到了鄭州在暴雨面前的壓力:盡管11名調度員一直在接聽電話,但大部分時間,系統都顯示有49通電話在排隊。

程珍珍看著調度地圖,對電話另一端說的最多的是“現在沒有救護車”。她對那份地圖上的每一個站點都很熟悉,往常,總能很快調派離求助者最近站點的救護車。

120指揮調度大廳自身也遭遇了停水停電,靠一臺柴油發電機臨時維持運轉。

雨水灌進了鄭州地鐵5號線隧道和列車里,已知有12名乘客因此喪生。120調度記錄顯示,7月20日20時35分,120接到了第一通有關于地鐵5號線的求救電話。那是一位路人打的,反映有人被困在5號線。但此時,120暫時派不出車,調度員建議對方撥打119或110請求救援,等120有車后再派,隨即把這條信息留在了“待派的受理單”中,優先級靠前。

隨后,陸續有五六位被困的地鐵乘客打了120。他們描述“被水淹了”,“呼吸不上來”。調度員將這些求助合并到此前的受理單中,繼續調前了優先級。

20時51分,120接到了當地110指揮中心接警員來電,同樣是反映地鐵5號線的事情。

等到幾輛救護車完成此前的任務,調度員把它們都派到了地鐵5號線沙口路站,那是距離出事地鐵最近的站點。列車被積水困在兩個車站之間的隧道里。

到21時52分,鄭州地鐵工作人員撥打120,表示需要大量醫護人員前往,“近100人被困”。隨后,120陸續加派了幾輛救護車。

鄭州人民醫院鄭東院區急診科主任高建凱在這天23時左右被派去沙口路地鐵站,次日凌晨1點半左右趕到,3時左右離開。

回憶那個晚上,高建凱不停地嘆氣。他說:“我們趕到時,已經無能為力了。”這也是讓喬伍營最為遺憾的事情。

凌晨3時50分,鄭州市委宣傳部公布了令人悲傷的消息:在那個夏日的晚間,在這個千萬人口城市的地下深處,已發現12名乘客遇難。

程珍珍不知道那天自己是怎么過來的,她稱自己被一種“無力感”所包裹,每當一個壞消息傳來,她的心情就更沉重一分。

急救人員在接送患者。鄭州市緊急醫療救援中心供圖

120電話前的調度員們接收的壞消息不僅來自地鐵5號線。一名腫瘤患者在家里出現了呼吸困難,家屬撥打了120,等待救護車的到來。調度員給那個家庭打了兩次回訪電話,第一次,對方說希望盡快派車;第二次回訪,家屬告訴他們不需要派車了——患者已經不行了。

7月21日早晨6點,程珍珍第二次去衛生間,大哭了一場。情緒稍緩,她又回到了電話坐席上。

程珍珍清楚每一臺救護車的重要性,平日,居民受傷或者身體不適會想到撥打120,惡劣天氣中更是如此。但緊急狀態下,救護車有限,指揮中心不得不按病情、傷情嚴重程度分出優先級。老人、小孩和孕婦是重點保障對象。她記得,平時一個電話就可以完成一次派車,當天卻要撥打30多個電話才能完成一次派車。

鄭州人民醫院急診醫學部主任巫慶榮記得,7月20日晚22時左右,他們的一輛救護車原本準備派往地鐵5號線參與救治工作,到了約定地點就待命。不久,附近一輛“趴窩”的公交車向醫護人員求助,車上有位孕婦出現了“心慌難受,胎動過快”的情況,醫護人員請示后,立刻將孕婦送往了就近的醫院。

巫慶榮所在的院區共有三輛救護車。7月20日中午,她發現科室出現了漏水,就讓人把救護車轉移到了地勢較高的位置,沒過一會兒,大水就漫到了急診醫學部門前兩級臺階的位置。

她感到慶幸的是,這三臺車中的每一臺“都與生死有關”。120中心不斷呼叫他們派車,人民醫院幾個院區之間的重癥病人也需要轉診治療。

那天,巫慶榮接到每趟派診任務時都很糾結。按照規定,接到任務后,2分鐘內要出車,10分鐘左右要到患者身邊。平時,她會催促跟車的醫護人員“快走快走,別晚了,別耽誤救治”,但那天,每次派診她都來回囑咐同事:一定要注意安全,要聯系,一定要聯系!

7月20日18時左右,巫慶榮接到一個派診電話。一個40多歲的女性患者,在暴雨中受傷,感到心慌,在離醫院2公里附近的路邊等待急救。巫慶榮立即派了車,可是不久后,就和救護車失去了聯系,“電話不通,無線對講機也沒有聲音,(定位系統上)車輛的位置也消失了”。他們不斷打電話,就是聯系不上跟車同事——暴雨嚴重沖擊了鄭州的通訊。

巫慶榮不斷想到那些大水沖走汽車的畫面,急得流淚。兩個多小時后,那輛救護車才帶著患者回到醫院。科室的同事們看到救護車回來,哭成一片。

“醫護人員也是普通人,也擋不住洪水。”巫慶榮說。

大雨對城市急救體系提出的一個挑戰是,對120調度員來說,平時根據調度地圖,只需要考慮距離遠近就可以派車,這次還要考慮救護車能不能到達。喬伍營說,有時候,地圖上看得很近,但一個積水的隧道就隔開了兩個世界。

程珍珍的電話坐席上放著三臺電腦,其中一臺專門用來查看調度地圖,派診時,她會把畫面切換到最大,仔細回憶道路上的隧道情況,“就是為了提高效率”,她說,救護車數量本來就不夠,如果不把這些問題提前考慮到,救護車無論是繞路還是回返,都會浪費大量時間。

那天,受大雨影響,120指揮調度大廳很多人無法到崗,就近居住的員工主動“頂上”。與當天需要出門的其他鄭州人一樣,這些趕去處理急救信息的員工,在這座突然變得危險的城市里小心翼翼涉水。有人在趕路時一只腳踏進了敞開的窨井蓋,幸虧被人及時拉住,保住了一條命。還有人與順路的陌生人一起牽著手走,這樣,萬一遇到危險,可以互相拉一把。

程珍珍說,大家都知道危險,但還是得來守著120,因為鄭州那么多有需要的人在等著。


【責任編輯:張國】

《密室大逃脫3》收官,寓教于樂又給人溫度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9 13:30:37

九集紀錄片《紅色甘南》正式上映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9 17:13:17

畢業后回校見導師 聊起的困惑比論文還多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5 21:01:21

國潮風起,年輕人把傳統文化穿在身上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4 19:31:02

有特長卻又不夠高水平,未來的路怎么走?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5 21:01:17

“理想與你皆耀眼”,紀錄電影《大學》首映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7-07 12:37:36
向日葵视频app-向日葵app下载安装草莓-向日葵色板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