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頭條新聞 >正文

美式“政治病毒”之惡:拼命掩蓋的真相是什么

來源:環球資訊+2021年08月13日

目前,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累計已超3616萬例,死亡病例數逼近62萬。

美國國內疫情兇猛反彈,抗疫亂象依舊,美國政府仍劍走偏鋒,死抓著政治化溯源這根它眼中的“救命稻草”不放。卻不料,其國內數不清的病毒起源疑點早已欲蓋彌彰,國際社會要求“徹底調查美國”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

如此可觀的早期病例為何不查

疫情在美國的暴發時間線一直是個謎。美國官方報告的首例確診病例是在2020年1月21日。然而,從那時到現在,越來越多的美國民眾在網上發聲,懷疑自己或親友早在這之前就感染過新冠病毒。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發之前的2019年,美國的流感季來得比過去15年中的任何一年都要早。

2020年4月底,美國媒體突然捅出一則重磅新聞:新澤西州貝爾維爾市市長邁克爾·梅爾哈姆確信,他在2019年11月突患的所謂“重癥流感”其實是新冠肺炎。

△《紐約郵報》報道截圖

若真如此,這要比美國“官宣”首例確診病例早了大約兩個月。而且,梅爾哈姆認為,他和此前的許多重癥流感患者都可能是未被發現的新冠肺炎早期病例。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前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也早在去年3月11日的國會眾議院聽證會上公開承認,美國確實有原本被診斷為流感、實際上卻是因為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病例。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截圖

更多被美國媒體公開報道出來的早期病例不勝枚舉:

△《棕櫚灘郵報》2020年5月6日報道,當年4月,佛羅里達州德爾雷海灘一個社區至少11人的新冠病毒抗體檢測呈陽性,而他們早在2019年11月就出現了癥狀。

△《西雅圖時報》2020年5月14日報道,華盛頓州斯諾霍米什縣的兩名居民在2019年12月出現類似新冠肺炎的癥狀,之后的新冠病毒抗體檢測呈陽性。

△《洛杉磯時報》2020年6月21日報道,加利福尼亞州最早可追溯至2019年12月的40余起不明死亡病例或將改寫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的時間線。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2020年9月10日宣布,研究發現,從2019年12月下旬至2020年2月,出現呼吸道癥狀和疾病的患者數量明顯增加,表明新冠病毒在具有臨床意識和檢測能力之前就已經在美國的社區傳播。

……

去年11月底,美國疾控中心科學家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2月中旬就已在美國出現,比公共衛生部門發現第一例美國本土確診病例要早一個月。

△《華爾街日報》報道截圖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今年6月15日公布的研究結果支持了該項研究,認為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2月就已在美國至少5個州傳播。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官網截圖

如今,應該對美國進行溯源調查的理由又出現在了自然界。

據英國《自然》雜志網站報道,美國農業部研究人員對美國東北部部分白尾鹿的血清樣本進行新冠病毒抗體分析研究發現,三分之一被抽樣的白尾鹿體內有新冠病毒相關抗體,這表明它們曾感染新冠病毒。

△《自然》雜志網站報道截圖

研究人員對保存更早的部分樣本進行檢測后發現,在2020年年初收集的樣本中,有3個樣本檢測出相關抗體;在2019年收集的樣本中,有1個樣本檢測出相關抗體。這讓研究人員感到困惑:白尾鹿究竟是怎么感染新冠病毒的?

△《自然》雜志網站報道截圖

如此可疑的生物實驗室為何不查

數量如此可觀的早期病例從何而來?線索很可能就鎖在美軍德特里克堡和北卡羅來納大學的實驗室里。

2019年7月,也就是美國“官宣”本國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的大約半年前,美國陸軍設在馬里蘭州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突然緊急關閉。幾乎與此同時,弗吉尼亞州北部地區突然出現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統疾病。

△據美國廣播公司(ABC)2019年7月12日報道,弗吉尼亞州北部一社區有54人出現發燒、咳嗽和全身無力等癥狀,2人死亡;該社區距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僅1小時車程。

緊接著,馬里蘭州和威斯康星州大規模出現了神秘的“電子煙肺炎”,并迅速席卷美國多州。其癥狀與新冠肺炎幾乎沒有差別。

△美國疾控中心官網2019年10月公布的數據顯示,因所謂電子煙導致的“肺損傷”住院或死亡的患者將近2000人。

德特里克堡與生俱來的“731血統”、長期儲存大量有毒物質和病原體的事實、歷史上特別是近年來發生的多起毒物泄漏事故早已為人熟知。其突然關閉與同時出現的神秘肺炎疫情不可避免地引起外界的警惕。

同樣值得警惕的還有與德堡有千絲萬縷聯系的北卡羅來納大學生物實驗室。這所實驗室的負責人拉爾夫·巴里克在全球“冠狀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界堪稱權威。

△拉爾夫·巴里克

早在2003年,這位“冠狀病毒之父”就曾在德特里克堡的陸軍實驗室成功進行了SARS病毒人工克隆的生化實驗。

△在巴里克的多項授權專利發明人中,都出現了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的研究人員。

但令人不安的是,這所從事著危險工作的實驗室卻和德堡一樣,是個毒物泄漏的“慣犯”。

△根據北卡羅來納大學歷年年報提供的公開信息,巴里克的實驗室在2012年至2018年間發生的實驗室泄漏事故總數多達140起。

如此可怕的“病毒輸出”為何不做解釋

所有疑點幾乎都聚焦在了德特里克堡。而圍繞著這個美軍生物實驗室的疑點,還不只是美國本土的大量泄漏事故和早期病例。

近期,意大利和荷蘭兩個實驗室對一些在新冠疫情暴發前采集的血液樣本進行重新檢測,發現了通常在新冠病毒感染者體內出現的抗體。

而意大利媒體《聲音的力量》上月發文指出,很可能是2019年美軍通過其“武裝部隊血液項目”(ASBP)將來自德特里克堡等美軍基地的新冠病毒帶到了歐洲,“這一傳播路徑不應被忽視”。

△央視《世界周刊》節目截圖

同樣蹊蹺的還有發生在武漢軍運會期間的怪事。

2019年10月,美國派出300余人赴武漢參加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期間,先后有5名美國選手出現發燒、咳嗽等傳染病癥狀。有美國記者今年3月指出,當時被緊急接回國的自行車選手瑪特捷·貝納西可能是最初引發疫情的“零號病人”。

美國拼命掩蓋的種種真相正在成為全世界共同尋求的答案。迄今為止,國際社交媒體平臺上已有超過83%的網民支持世界衛生組織對美國進行病毒溯源調查,中國網民聯署要求世衛組織調查德堡的簽名也已超過2500萬。

菲律賓《馬尼拉時報》近日連發兩篇評論文章,通過梳理美國2019年疫情暴發時間點后認為,德特里克堡是新冠病毒起源地的說法越來越可信。

△《馬尼拉時報》評論文章《德特里克堡散發著惡臭》和《現在全世界都在呼吁:調查德特里克堡!》

韓國和日本報刊也發文批評美國將病毒溯源問題政治化。文章強調,如果有必要在全球進行溯源調查,“首要目標就應該是美國”。

△《韓國時報》網站文章截圖

不管美國的“政治病毒”如何病入膏肓,華盛頓都不可能永遠忽視全球人民對于真相的關切。疫情暴發的原因遲早會真相大白。

【責任編輯:胡慶章】

鄧亞萍:體育是最好的挫折教育

中國慈善家雜志2021-08-12 23:28:55

《密室大逃脫3》收官,寓教于樂又給人溫度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9 13:30:37

九集紀錄片《紅色甘南》正式上映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9 17:13:17

畢業后回校見導師 聊起的困惑比論文還多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5 21:01:21

國潮風起,年輕人把傳統文化穿在身上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4 19:31:02

有特長卻又不夠高水平,未來的路怎么走?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8-05 21:01:17

“理想與你皆耀眼”,紀錄電影《大學》首映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7-07 12:37:36
向日葵视频app-向日葵app下载安装草莓-向日葵色板app下载